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中原往事其他
瀏覽人次 : 12666    回應 : 0
功。德。言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651)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8年7月6日

誰真正涼薄冷血?

(原文發表於20140709)

 

大學講師蔡子強73日在《明報》刊登一篇評論梁振英女兒梁齊昕割腕自殘事件的文章,題目是「如果是你的子女」(見附文一)。文章引述梁齊昕所言,說她被操控到公園拍照。他指梁振英連自己女兒也不放過,在女兒的困難時期,也要拿她出來做政治公關騷。蔡子強表示,這是一場刻意誘導媒體,以及公眾的政治欺瞞。他又指出,「虎毒不食兒」,那麼一個政客?一個特首呢?

 

梁振英夫人唐青儀就蔡子強的評論破口大罵,斥之為淺薄、無知,而且冷血、涼薄,她特別提到蔡文內的「虎毒不食兒」的批評(見附文二)。

 

梁太罵得有理!

 

梁太說:「我再講一次,當日發佈一張我們家人在公園的照片,純粹是應傳媒要求,發布目的祇是一個,祇是從作為父親母親的角度出發,唯一的目的是想保護我們的女兒、保護齊昕,想話給關心齊昕的朋友知道,齊昕的身體健康狀況良好,請大家不要擔心,這祇是唯一的目的。」就算梁太沒有百分之百講真話,梁振英的確是打算讓一家三口的合照達到某種目的,但蔡子強也絕對不可以據此指控梁振英是個「連自己女兒也不放過,在她的困難時期也要拿她來作政治公關的人」。這種指控缺乏必要的邏輯和理據。在個人看來,梁振英不外想利用這個合照來告訴公眾,女兒已從割腕中康復(生理及心理),而且和她的母親和好如初。「虎毒不食兒」是指責梁振英較老虎還毒,居然連女兒都「吃掉」。一家三口合照就是毒到連女兒都「吃」的體現和充分證據嗎?

 

罵人惡毒到連親女兒都「吃掉」,如果失實,那樣的罵其實是惡毒的詛咒。子女成長過程中出現一些問題,為人父母已經痛心,外人在旁說三道四,無異於他們傷口上灑鹽,再輕率地責罵他們較虎更毒,居然女兒都吃,將為這個家庭帶來更大更多的傷害,的確失諸冷血、涼薄。蔡子強如果無意冷血、涼薄,不要胡亂用典。

 

梁太認為女兒割腕和批評她純粹是梁家自己的家事,和社會大眾無關。家庭教育學院總監狄志遠亦認為有關事件確實是家事,每個人都有成長過程,毋須「政治化處理」,「這樣的炒作和討論無助社會進步,他們大可以討論政策,而非為別人的家人帶來無謂的負擔和傷害。」兩人的說法不完全對。梁振英是一個重量級公眾人物,公眾人物無私隱,私事一旦涉及公眾利益,往往變成公事,蔡子強說自己的文章這樣寫,是因為事件與公眾利益有關,他的說法不完全錯,關鍵在於,事件是否真的與公眾利益有關。

 

蔡子強回應梁太批評,謂如果梁太不同意他的評論,應直接面對記者提問,而非「罵街」。蔡子強可能不自知,他的評論,其實才是「罵街」;蔡子強又反問,到底是他文章冷血,還是梁振英及妻子把女兒用作公關騷的做法比較冷血。蔡子強的反問很有意思,他嘲笑梁振英是「一個連自己女兒也不放過,在她的困難時期(割腕自殘,精神狀況堪虞)也要拿她出來作政治公關騷的人」,很冷血。但諷刺的是,蔡子強何嘗不是「一個連梁振英女兒也不放過,在她的困難時期(割腕自殘,精神狀況堪虞)也要拿她出來攻擊梁振英並客觀上傷害她和她的家人的人」?如果梁振英冷血,蔡子強更冷血。

 

為甚麼一張三人合照是「一場刻意誘導媒體,以及公眾的政治欺騙」?欺騙了甚麼?公眾遭受或可能遭受了甚麼損害?蔡子強指責,「當梁振英就連與自己家人笑意盈盈共享天倫,原來也祇不過是一場虛假的政治公關」。在現實中,有多少個公眾人物(特別是政治重量級人物)在公開場合是以真面目示人的?如果不是以真面目示人的,就是政治公關騷,就是虛假,我相信絕大部份公眾人物在絕大部份公眾場合都進行著那樣的虛假、政治公關騷,以梁振英在國際層次相對較輕的地位和公關騷的性質,那樣的虛假(齊昕雖然是被父親操控到公園拍照,但粱振英沒有明言女兒是自願及欣然合照,大家不能因他操控合照就說他在弄虛作假)簡直微不足道,蔡子強何必厚此薄彼,對梁攻擊不遺餘力?虛假、政治公關騷其實並非最要害,最要害在於公關騷是否損害公眾利益及損害有多大。縱使梁振英是把女兒用作公關騷,為甚麼那是冷血?倒想聽聽蔡子強的詳盡充份的邏輯和理據。

 

 

 

附文一

 

如果是你的子女

 

蔡子強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特首梁振英之女梁齊昕的臉書,上周三(625日)一度出現一些疑似割腕的自殘照,雖然照片當天中午即被刪除,但已引發外界對她精神狀况的憂慮。照片引發城中熱議,有媒體向特首辦查詢,並進一步查詢赴英參加另一女兒梁頌昕畢業典禮的梁振英,是否順道處理梁齊昕的問題,但特首辦不作評論。

 

但不作評論並不代表不作反應,當天稍晚,首先是香港網絡媒體刊出一張梁齊昕與父母在公園中齊齊坐,看似樂也融融的合照,照片中梁振英拿着當日報紙,似乎是要證明照片非舊照,且梁齊昕與母親更交換一隻鞋穿,似乎是要兩人關係融洽。到了翌日,有更多與政府關係友好的報章,亦刊出同一批照片。

 

這讓心水清者不禁懷疑,這批照片是否政府有計劃的發布?是否一種精心策劃的危機處理和政治化妝術?

 

被女兒狠狠踢爆的一場政治公關show

 

但本來一套精心策劃的政治化妝術,卻旋即遭到無情的踢爆,而且揭穿者更是當事人——梁振英之女梁齊昕。

 

上周五深夜,《信報》網站報道,梁齊昕向該報證實,日前確實割腕,更驚爆事後與父母在英國海德公園的合照,是父親建議的蹩腳「公關伎倆」﹗訪問中更流露,她對家人頗有意見。

 

後來《信報》網站進一步公開了記者與梁齊昕原原本本的對話。

 

這個訪問出街後讓大家嘩然,尤其是梁振英不惜以精神狀况讓人憂慮的女兒,來為自己作政治公關show,更讓人感到不齒!

 

提供女兒「空間」「安靜環境」只屬語言偽術

 

上周六,梁振英在出席一個公眾場合時主動作出回應,稱每一個做父母的,都非常關心自己的子女,形容:「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子女在成長期間,如果沒有什麼問題固然好,有些什麼事情的話,做父母的,一定會盡最大的努力去幫和保護自己的子女。齊昕在這個時候是最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做公眾人物的子女是不容易的,所以,希望大家在關心齊昕的同時,能夠給多一些空間,給一個安靜的環境予她,以及我家中其他的家人。」

 

如果大家心水清,不難發現這段說話,其實一如以往,只不過是梁振英一貫的「語言偽術」而已。

 

看了這段回應後,我不禁想問,究竟是哪一個人不給梁的女兒「空間」,不給她一個「安靜的環境」?

 

根據《信報》網站所公開的對話紀錄,梁齊昕說:「我是被操控下到海德公園,玩父親建議的『開心家庭』蹩腳『公關伎倆』。」(I was manipulated to go to Hyde Park and play happy family as a lame PR stunt by my father.

 

原來這就是梁口中所謂「保護自己子女」的方法

 

當被記者問到,去海德公園、母女交換鞋來穿、父親拿報紙,是否乃母親的主意時,梁齊昕說:「不,那是我父親。」(No, that was my father.

 

原來,這就是梁口中所謂提供女兒「空間」,提供女兒「安靜的環境」,所謂「做父母的盡最大努力去幫和保護自己的子女」的方法。

 

有人會說,這是梁振英的家事,外人有否需要說三道四呢?

 

由策劃放風那刻開始,這已經不是「家事」

 

姑勿論一地之最高政治領袖有否純粹的「家事」,打從梁振英策劃這場政治公關show,把相片發放給友好媒體,再由身邊的spin doctor向媒體放風,這些時刻開始,那已經不是家事,而是一場刻意誘導媒體和公眾的政治欺瞞,不能因為遭女兒踢爆,便回歸以家事作為擋箭牌。

 

訪問中有關梁齊昕個人、成長、與家人關係的種種,我不打算拿出來談,我尊重這是她的家事,不宜拿出來點評,我相信這也是提供她一個安靜環境以解決問題的方法。但有關梁振英策劃政治公關show那部分,對不起,我認為這與公眾利益有關,我不能默不作聲。

 

這讓大家認識梁振英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因為,這有助讓大家認識清楚梁振英,我們的特首,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一個連自己女兒也不放過,在她的困難時期也要拿她出來作政治公關show的人,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

 

看到,當有政治需要時,梁振英會在政治和親情兩者之間作出何種取捨,可以讓大家思考,當要在政治和良心兩者之間取捨時,這樣的一個人,又會有何抉擇。

 

看到,當梁振英就連與自己家人笑意盈盈共享天倫,原來也只不過是一場虛假的政治公關show時,下一次當他一臉誠懇的向你說話,甚至說「開誠布公」時,究竟這有幾多分真誠,大家也可以心裏有數。

 

都說「虎毒不食兒」,那麼一個政客呢?一個特首呢?

 

那些最愛寫書暢論「怪獸家長」的作家,又會如何形容這樣的一位家長呢?

 

附文二

 

唐青儀回應女兒割腕及批評蔡子強全文

 

特首次女梁齊昕早前接受《信報》網站獨家專訪時承認割腕,並嚴厲批評梁振英夫人唐青儀「公眾眼中和私底下的她截然不同」。事隔一周,唐青儀今日主動回應事件,並同時批評學者蔡子強涼薄、冷血。發言全文如下:

 

我想講給大家知,無論齊昕講了什麼,做了什麼,她永遠都是我……都是我心愛的女兒,我是永遠永遠都這麼支持她。(一度哽咽)雖然她發表的意見內容我有些是有所保留,但我絕對絕對支持和尊重齊昕發表意見的自由和權利。

 

我在這裏衷心呼籲、懇請傳媒的朋友、網上的朋友、社會各界人士,請你們給些空間齊昕,她現在實在需要一個寧靜的環境。

 

我想講的是,這件事純粹是自己的一件家事,和社會大眾無關。我希望這一件事能夠到今日為止,我希望各位唔好再騷擾齊昕,不要再作()這件事有其他任何的報道或批評。

 

就這一點,我想講、再講一次,這件事是我們自己的家事。這方面,我想講的是,我對蔡子強先生昨日在《明報》發表文章的內容,予以強烈譴責,感覺極之憤慨和遺憾。

 

蔡先生他自己在傳媒得到一些片面的訊息,妄自肆意用一些涼薄、刻毒的說話作出惡意批評。恕我直言,蔡先生這些行為不單只顯露出他的淺薄、無知,而且冷血、涼薄。當我知道蔡先生他原來是一位大學講師時,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我實在為莘莘學子,有一位這樣的、所謂「老師」覺得擔憂。(舉手做引號手勢)

 

我今日講這番說話,事先無和梁特首作出任何諮詢,亦無和特首辦任何人士講過,這純粹是我自己的感受。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從來從心而發,直話直說。我不會故意為梁特首講好話,我只會講真話。我今日講這番說話,不是公關技倆,亦不是語言偽術。

 

我再講一次,當日發布一張我們家人在公園的照片,純粹是應傳媒要求,發布目的只是一個,只是從作為父親母親的角度出發,唯一的目的是想保護我們的女兒、保護齊昕,想話給關心齊昕的朋友知道,齊昕的身體健康狀況良好,請大家不要擔心,這只是唯一的目的。

 

至於蔡先生在文章中提到「虎毒不食兒」,這些批評,我想問蔡先生一句說話,假如齊昕是你的子女,你還會寫這篇文章嗎?多謝大家。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