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怡居
   回應 : 0
好文共賞
你的包袱,我的金礦
屈穎妍
講人講地
2023年11月17日
 

//希望《白日之下》不只是成為下一屆電影金像獎的提名,更是讓政府及社會大眾關注院舍虐待問題的吹哨者。//

 

說起「劍橋」,大家會聯想到什麼?頂級名校?還是徐志摩的《再別康橋》?

 

如果是8年前,說起「劍橋」,大家必定會想起,一班坐在輪椅上不良於行的老人家,被剝光豬丟在唐樓天井等洗澡的畫面。

 

那是2015年的頭條新聞,大埔運頭街「劍橋護老院」被街坊舉報,指院舍人員為長者洗澡時,脫光他們的衣服,要他們坐在輪椅於露天天井等候,一絲不掛的老人被附近大廈的街坊一覽無遺,嚴重侵害長者的人權及私隱。

 

這則新聞當年哄動全港,無論媒體還是政客都一窩蜂關注護老院舍中老人被虐待的問題。事情鬧得風風火火,社會福利署當然要正面處理,立即把肇事院舍「釘牌」。

 

不過,被「釘牌」兩個多月後,一所名叫「森林護老院」的私人院舍,很快在同一地點開業,並由一間離岸公司擁有。有媒體後來揭發,離岸公司的董事根本就是之前「劍橋護老院」同一班人。

 

那次是因為一班老人家被剝光豬的照片太震撼,才引來幾星期社會關注。但,人是善忘的動物,頭條新聞轟動了幾天,話題持續了幾星期,一切又回復原狀,下一次要有多驚人的虐待,才能再喚起大家的惻隱心呢?

 

近日,有齣正在上畫的電影《白日之下》,說的就是這個被人遺忘的社會問題。

 

導演及編劇以2015年《明報》的「劍橋護老院」虐老報道,及2016年《香港01》殘疾院舍「康橋之家」前院長涉嫌強姦智障女獲撤控等幾宗新聞為藍本,拍成真人真事改編的寫實電影《白日之下》。

 

故事以一位偵查組女記者為主線,描述她如何混進院舍放蛇,搜集證據,揭露黑幕。

 

電影中,很多院友對被打罵被虐待啞忍,原因是這句令人揪心的話:「我是家人的包袱」。因為自覺是家庭的包袱、社會的包袱,所以他們甘於吃著燒賣伴白飯的無餸餐,甘於光天化日下剝光豬被人拿著水喉淋浴。

 

嚴重弱智人士家長協會主席李芝融曾這樣批評院舍:「他們根本不在乎殘疾人士,他們以最低的人手,接最大量的客,他們只視殘疾人士為金礦。」

 

用電影帶出社會問題,香港電影界曾經有很多這類經典作品,譬如講述腦退化問題的《女人四十》、智障問題的《肥貓流浪記》、精神問題的《癲佬正傳》、甚至越南難民問題的《投奔怒海》……

 

在近年陷入低谷的香港影視創作路上,《白日之下》讓我看到當年那些經典的社會作用,希望這齣正步向千萬票房的電影,不只是成為下一屇電影金像獎的提名,更是讓政府及社會大眾關注院舍虐待問題的吹哨者。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