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 0
好文共賞
馴熊者
屈颖妍
暢所欲妍
2024年6月11日

(原文發表於2017年6月12日)

 
壹傳媒老闆黎智英對追訪的東方記者指罵「我影X咗你相」、「我實搞你」、「我X你老母X」事件,已成了警方重案組手上一宗刑事恐嚇案。
 
  肥佬黎是手執龎大傳媒機器的老闆,也是高舉民主令牌的盟主,更是與外國關係密切的超級聯繫人,執法機構及司法系統這次是否有膽捋虎鬚,小市民拭目以待,不過作為新聞工作者後盾的香港記者協會,對著這位香江第一惡爺,就上演了一幕鵪鶉護主。 
 
  當狗仔隊始創人黎老闆兇神惡煞羞辱及恐嚇東方記者的片段曝光,最愛挺身維護新聞自由的記協主席足足躲了全港記者一星期,至日前出席公開活動,避無可避,一向勇武捍衛採訪自由的記協主席岑倚蘭一反常態,竟以「報咗警我就不作評論」為由,拒絕記者訪問,被逼得緊了,只敢支吾說句:「用粗言穢語對待任何人都是不恰當行為」。 
 
  這句回應,可圈可點,懂得看的人會看得出,「用粗言穢語對待任何人都是不恰當行為」此話中,其實欠了一個主語,誰「用粗言穢語」?誰的行為「不恰當」?岑主席怎麼連「黎智英」三個字都不敢說?
 
  我忽然想起,J.K.羅琳的著名小說及電影《哈利波特》,故事中魔法世界的巫師有個忌諱,就是沒有人敢說出惡魔的名字,大家對「佛地魔」三個字怕得要死,連提都不敢提,就像記協同人對「黎智英」三個字的恐懼一樣。
 
  明白的,因為黎老闆的力量確實很大,年輕一點的人也許不知道,他曾在大埔道三萬多尺的大宅裏,養過一頭熊。一個連熊都放在家裏的人,膽色肯定是驚人的,手段也會是駭人的。
 
  所以,記協對「黎智英」三個字的屁滾尿流可以理解,畢竟,小小一個協會,還是要靠背後力量撐腰。
 
  記協表面是一個小小的地區工會,但它也是總部位於比利時的國際記者協會、英聯邦記者協會、國際言論自由交流組織及世界新聞自由委員會成員,這些組織,大部分都受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NED)資助,用以上資料畫一個關係圖,一切就盡在不言中。
 
  記協主席岑倚蘭曾在2015年的週年晚會上說:「我們要真…心…的支持,我們更要真…金…的支持!」真金主,當然得罪不得,於是一聲「報了案」,就閉口避談,對辱記的霸權,連鞭撻半句都不敢。於是我又心血來潮看看,新聞自由受損,是否報了警就不關記協事。
 
  2017年2月,《成報》遭受不法之徒連番恐嚇滋擾,更有管理層寓所遭淋紅油,當事人已報案,但記協仍是即時出聲明「強烈譴責」,並表示「極之憤怒」,「強烈促請特區政府保安局介入事件,並呼籲警方嚴肅徹查」。
 
  2017年1月,立法會議員羅冠聰從台灣宣揚港獨返港時,在機場遭反對者包圍襲擊,傷及在場採訪記者,所有當事人已報案,但記協翌日仍發聲明「表示憤怒,並嚴厲譴責使用暴力人士,促請警方嚴肅徹查事件,並妥善保障記者採訪權」。
 
  順手拈來盡是例,一動記者,便拔劍而起,是記協本色,管他報案不報案。奈何今次動記者的是個馴熊者,如果,記協是頭巨熊,那該是被主子割了膽、圈養在後庭的新寵物,譴責?別妄想了,寵物咬人是要人道毀滅的。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