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 : 0
好文共賞
螞蟻上市背後:全球財富開始大重組!
水木然
2020年11月5日

引言

螞蟻上市的背後,不僅是一場史上最大的造富運動,更預示著人類財富結構的發生一場巨大轉變!

去年12月,沙特阿美在沙特證交所上市,創下的290億美元的紀錄,沙特阿美沙特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上市兩週市值就超過微軟、蘋果,成為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

而想不到不到一年,螞蟻集團的IPO就融資345億美元,超過了沙特阿美!馬雲這樣表示:“這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融資定價,發生在美國市場以外,也是五年來第一次在紐約城外完成如此大體量的定價。在五年前,甚至三年前我們想都不敢想!”

在農業時代,黃金是最珍貴的東西;在工業時代,石油是地球上最值錢東西。而在信息時代,數據將取代石油,成為地球上最值錢的東西!

一個掌握全球最大體量數據的互聯網公司,成為世界上市值最大的公司,這是大勢所趨,也是歷史的必然!

那麼在大數據時代,人類的財富將怎麼演變?

1

首先,大家先要對這個邏輯有所認知:

在古代,土地是最貴重的資產。掌握土地的人都是地主或貴族,沒有土地的人只能做農民;

到了近代,機器取代了土地變成了最貴重的資產。掌握機器的人是資產階級,沒有土地的人只能是無產階級,只能給資本打工。而在互聯網時代,數據將成為最貴重的資產。數據的背後是算法,算法的背後就是權力,未來擁有“大數據”的人將擁有絕對的權力,它們將成為神一般的人,擁有“神機妙算”的能力。

從政治上看,上級將掌握下級的所有的數據,從而像監督透明人一樣監督下級;從商業上看,平台將掌握商家/個體所有的數據,可以清晰的窺見每個人的消費傾向,從而將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而且數據開始向極少數人手中集中,人類就會分裂成兩個階級:0.01%的人掌握了大數據,是有產階級,剩餘的99.99的人都將成為被數據掌控的無產階級。

如果再不對算法和數據加以管控,很快就會有人利用我們的數據,計算出我們的偏好/行為預判/消費傾向,然後不斷的向我們兜售各種產品和乃至思想,我們成為別人的傀儡卻不自知。

2

舉個例子:特朗普究竟是如何當選總統的?

為特朗普當選立下汗馬功勞的諮詢公司劍橋分析公司,通過社交平台、搜索平台、交易平台,不斷蒐集人們的個人數據,然後分析人們的偏好和行為傾向,投其所好,定向投放使得人們對特朗普產生好感和信任的信息,操縱他們的情緒,左右他們手中的選票。

而且該公司在肯尼亞2017年總統選舉和脫歐公投中採取了同樣的手段助選,還暗中參與了世界各國超過200場競選,直到該公司曝出了特大醜聞,人們才大吃一驚。

原來劍橋分析公司的選民個人資料來自臉書,是一個和臉書合作的第三方公司洩露的。於是美國對臉書進行50億美元的處罰,理由是這家社交網站對用戶個人信息處理不當,這是迄今為止美國聯邦政府對科技公司開出的最高罰單。

那些掌控大數據的人操控了整個社會的運轉,與之相呼應的是:社會財富將越來越多的往大企業(大平台)手裡集中,它們靠“算法”將擁有了“上帝視角” ,因為“算法”不停的收集我們的數據,站在高維解讀你、透視你,審視你,他們甚至會比我們自己更了解我們。

人的情感/情緒/思想,乃至於文化和價值觀,背後全是一系列的數據,只不過之前我們掌控數據的顆粒感不夠,所以無法精準檢測和控制這些東西,但是如今隨著算法和算力的強大,這些都將被破解,於是人類的情感/情緒/價值觀,乃至於直覺、靈感、慾望等等都可以被操控。

當人類的這些東西被操控之後,人類的決策就很容易被操控,因為隨著人類獨立思考能力的喪失,未來人的行為會越來越不理性,一切都是情緒,只要能夠操縱人們的情緒,就能操縱他們的決策。

在他們眼裡我們每個人都是透明的,我們的一切行踪都被掌控。它們引導了輿論,它們操控著整個世界的真相,反手為雲覆手為雨,可以遮住絕大部分的雙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