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怡居
   回應 : 0
社會眾生相
混在朝鲜(616)张书记出事了?
朝鲜视觉
微信号
2024年7月5日

(原文發表於2024年6月25日)

第616集
1

虽然局势紧张,但和地方人民委员会的合作没受影响。十多天后,国内供货商发货了。这天老包约我见面,局势变得紧张后,老包没回国,一直呆在罗先。我开着面包车来到老包所在的厂区,厂里静悄悄的,没见到一个工人。

我在厂区门口等了几分钟,老包叼着烟出来了。我好奇地问道,服装厂停工了吗?老包道,厂子遇到了麻烦,一时半会无法复工。我不解地问,怎么回事,老杨知道吗?

老包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而是跟我道,去我办公室聊聊,我有话跟你说。我随老包进了他的办公室,老包默不作声递给我一根烟。我点燃烟吸了一口问,王佳怡没和你在一起?

老包叹息道,前几天杨总来过罗先,王佳怡和杨总一起回国了。我好奇地问,厂子为什么停工了?老包道,杨总让停工的。我不解地问,是不是老杨觉得局势紧张,担心起战事,想从罗先撤资?

老包反问,你不担心爆发战争吗?我跟老包道,局势没有降温,我确实有点担心擦枪走火。不过根据我的判断,应该不至于爆发战事。老包道,你担心挺肥的,听说你和地方人民委员会的张书记签了个大单?

我笑着道,是的,你胆子也挺肥的嘛,形势这么紧张,你还留在罗先。老包道,我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是个打工人,在罗先又没有资产,真起战端,我立刻就能回国。

我跟老包道,局势一直紧张,厂子一直停工吗?老包道,厂子停工和局势紧张没关系,是张书记那边可能要出事,杨总担心受影响,所以暂时让厂子停工了。我心头一紧道,张书记没出事啊,我前两天和他联系过。

老包严肃地道,这两天纪律检查委员会的人来找过我,向我了解杨总和张书记的情况。你也知道,张书记和你合作之前,和杨总有过不少合作,张书记问题可不小。老包说到这里,我顿时紧张起来,张书记要真出事了,地方人民委员会如果不认合同,那我就损失惨重了。

老包看出我神情的变化,安慰道,你也不要太担心,目前张书记还没出事,你和张书记合作,没有给他行贿送礼吧?我跟老包道,我和地方人民委员会合作,都是按照正规流程走的。我和朝鲜相关部门合作,从来不行贿。

老包道,那应该没问题,就算张书记出事,也不会影响你和地方人民委会合作。我跟老包道,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老包道,你不用跟我客气,可惜我只是个打工人,知道的消息有限。

2

我问老包道,老杨说什么时候复工没有?老包看着我道,依我看,复工可能无望了,杨总想把厂子转让出去,低价转让都无所谓,因为总比被没收强。

我惊讶地问,这么大的厂子,不可能说没收就没收吧。老包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杨总在罗先为了打开市场,和一些罗先干部走得太近,通过非常规手段,获得了很多高利润的项目。不出事还好,一旦出事问题相当严重。

我问老包,不会吧,你怎么知道的?老包道,怎么不会。你又不是没在杨总手下工作过,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

我看着老包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老包道,能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算一步。厂子如果真被当局收归国有,我只能回国重新找工作。老包说当局可能没收厂子,我觉得存在这种可能性,只是可能性不是很大。

首先,因为局势紧张,不少外商纷纷减少在罗先投资,甚至撤资,当局肯定想办法稳住外国商人。其次老杨是华商会罗先分会的会长,虽然他不是个称职的会长,但影响力还是有的,没收老杨的厂子,肯定会造成不好影响,导致很多人不敢在罗先投资。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想,朝鲜是个很神奇的国家,做出一些特别的决策也不是不可能。我也担心自己和张书记合作受到牵连。在老马的办公室聊了几个小时,我心情沉重地回到商贸城。

为了和张书记达成合作,我向老马借了两百万,现在供货商已经发货了,一个月内我必须结清尾款。如果张书记出事,地方人民委员会拒绝支付货款的话,那我的损失不敢想象。

金孝珠看出我表情不对,关切地问,你怎么了?我跟金孝珠道,没什么,最近有点累。金孝珠道,那快回去休息。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两名戴大檐帽的男人出现在店门口。我迎上去问,你们找谁?

其中一名戴大檐帽的男人打量着我问,这是胡伟的店铺吗?我点头道,我就是胡伟,你们要干什么?大檐帽严肃地道,我们是纪律委员会的,麻烦胡老板陪我们走一趟。我盯着他们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

大檐帽道,我们怀疑你牵涉到一桩贪污腐败案,要带你回去调查。金孝珠发现了外面的情况,忙出来询问,胡伟没犯事,你们为什么要带他走?

3

见金孝珠长得漂亮,大檐帽客气地问,你和胡伟什么关系?金孝珠道,我是胡老板的员工。大檐帽道,我们在调查贪污案,要带胡老板回去调查。

金孝珠还要说什么,我忙跟她道,你好好看店,我不会有事,陪他们去去就回。金孝珠担忧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和姜承志有关吗?我安慰金孝珠道,不用担心,这两位同志就是找我了解下情况,不会把我怎么样。

大檐帽跟金孝珠道,胡老板说的没错,我们就是找他了解情况。说罢,大檐帽带我离开,金孝珠一脸担忧地目送我离去。

出了商贸城,大檐帽安排我上了一辆小汽车。十分钟后我被带到纪律委员会的一间办公室。办公室一名戴眼镜,穿衬衣的男人在等我们。见到眼镜男,大檐帽开口道,裴书记,胡老板带来了。裴书记朝我招招手,笑道,早就听说胡老板年轻有为,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我看着裴书记问,我没犯什么事,您找我有什么事?裴书记跟我道,胡老板不必紧张,听说胡老板和地方人民委员的张书记认识,我们想找胡老板了解一下情况。上午老包跟我说了张书记的事后,我就猜到纪律委员会找我,大概率和张书记有关。

我淡淡地道,我的确认识张书记,因为我和地方人民委员会正在合作。裴书记指着凳子道,胡老板请坐。我坐下后,他倒了一杯水递给我。我说了声谢谢。裴书记从公文包拿出一个笔记本,摊开后自我介绍道,我叫裴明旭,罗先纪律委员会的书记,今天请胡老板过来没有恶意,就是和胡老板拉垃家常。

纪律委员会的书记找我拉家常,打死我都不信。我开门见山道,您想问什么就直接问,我会积极配合你们调查。裴书记高兴地道,胡老板是个爽快的人,那我就直接问了。裴书记拿起桌上的钢笔,在笔记本上划了划,发现没有墨迹。

尴尬地甩甩钢笔,重新再笔记本上划了划,开口问道,胡老板和张书记认识多长时间了?我跟裴书记道,三个多月了。裴书记边做记录边问了很多关于张书记的问题。包括我和张书记如何认识的,我们合作的细节,以及合作金额等问题。

裴书记盘问了我两个多小时,连我在老杨公司工作的经历都问了。裴书记盘问结束后,我心中满是疑惑,开口问道,张书记现在怎么样了?裴书记淡淡笑道,他被撤职了,目前正在接受调查。

4

我担忧地问,我和地方人民会的合同还有效吗?他们会支付我的货款吗?裴书记道,地方人民委员会的采购款项早就下来了,只是款项被挪用了。裴书记此话一出,我差点晕厥。我情绪激动地道,签合同的时候,张书记说采购款项没有下来。裴书记安抚我道,胡老板不用慌张,我们正在调查款项的去向。

只要款项没有流失海外,肯定能追查到。胡老板是和地方人民委员会合作,不是和张书记个人合作,胡老板的货款肯定会支付,只是需要一些时间。只要胡老板不涉及行贿,我们会给胡老板一个交代。

我跟裴书记道,我已经答应供货商,一个月内支付货款,我这边耽搁不起。裴书记跟我道,胡老板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地方人民委员会目前确实没有资金支付胡老板的货款,胡老板还是和供货商协商一下,让他们宽限一些时日。

我问裴书记道,地方人民委会什么时候有资金付款?裴书记道,这个我不能确定,得看挪用的款项什么时候能追回来。我郁闷地道,你们这样会寒了我们中国投资人的心,影响非常恶劣。

裴书记安抚道,胡老板请放心,挪用款项追回来后,肯定会及时支付给胡老板。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