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其他
功。德。言
日、韓人民的文明素質(2)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5年2月28日

一個到日本探親的中國老人家事後與人分享他的見聞:

 

『從女兒寓所外出,走廊上碰到鄰居,鄰居向我鞠躬,道:「你好!」女兒說:「日本人有禮貌,對長者更有禮貌。」因我是老人,上電梯,讓我先上;出電梯,讓我先行。

 

到飯店吃飯,服務員彬彬有禮。客人點菜,服務員跪著記錄。點好菜,服務員退去,退至包房門口才轉身,不背對顧客。女兒說:「這是禮貌。」

 

到一家大傢俱店看傢俱,女店主全程陪同。我們看了半天,並不買什麼,離店時,店主向我們鞠躬,還說:「再見!歡迎再來!」禮數周全,令人感動。

 

一次,我在家中逗外孫女,把塑膠球當足球踢、籃球拍,立即被女兒制止了。女兒說:「不能打擾樓下人家。不影響他人,不叫別人討厭,是日本人處事準則。」無怪乎女兒開電視,聲音很輕。

 

還有一次,我等電梯,站在門口,女兒說:「應站在電梯口左側,以免擋了出電梯人的道。」以後,我注意到等電梯的日本人沒有一個擋在電梯門口。

 

在日本兩周,未見人吵架,也未見堵車,一切都井井有條。

 

我想,日本人禮貌秩序的形成與歷史傳統、長期以來養成的習慣相關,也與教育相關,我在小外孫女身上看到這一點。女兒按日本傳統教育才1歲的寶寶,用餐已訓練有素。我給外孫女餅乾吃,她一定要把餅乾放在小盆上,然後搬來自己的小凳,坐下來,再享用。吃好了,擦手擦嘴巴,若沒有把餐巾紙丟進垃圾袋,媽媽提醒一聲,小傢伙立即一步一搖進廚房丟垃圾。從小如此訓練,講規矩,就能養成良好的文明禮貌習慣。女兒說:「日本父母對子女的家教是很嚴的,不會讓小孩任性,做家中的小皇帝。」』

 

去年615日,日本隊在巴西世界盃12輸掉了和科特迪瓦的比賽,並且被日本球迷和媒體口誅筆伐,但是在賽後,日本球迷自覺清掃球場垃圾的行為還是得到了一片讚譽之聲。

 

據悉,這次有大批日本球迷組團前往巴西觀看世界盃,在日本隊首場比賽的比賽地點伯南布,比賽當天下起了雨。比賽結束後,日本球迷都隨身帶走了手邊的垃圾,然後還有專門的球迷特意留下,使用大的塑膠垃圾袋撿走不被注意和遺忘的垃圾,擔任清理工作的球迷都身著雨衣,全然不顧大雨傾盆。

 

東京的地鐵,其實也特別擁擠,但除了日本人總是排隊之外,東京地鐵還有一些特別值得香港人瞭解的的細節。

 

比如東京地鐵車廂裏的老幼病殘孕專座不是硬冷的塑膠,而是柔軟的海綿布座椅,到了冬天還會加熱。與香港地鐵「老幼病殘孕專座」常常被青壯年佔用相比,日本年輕人一般是哪怕座位空著,也寧站不坐。

 

車廂內的氛圍,日本也與香港的大相徑庭。如果說香港的地鐵車廂是一個熱鬧集市的話,那麼日本的車廂則像一座安靜的圖書館。乘客一般都會默守「不吃東西」、「不打電話」、「不大聲喧嘩」的不成文規則,儘量專注自己的事。

 

一位叫「tilala」的法國網民說,中國遊客不文雅的舉止中,最讓他困擾的倒不是在公共場合挖鼻孔或是隨地吐痰,因為那是「個人的事情」。讓他難以忍受的,是中國人「太吵鬧」。「他們總是成群結夥地出現,大呼小叫,旁若無人,而且他們又到處都是,實在太可怕了……」

 

網民Itaque700也說,「中國人說話聲音太大了,不管是在餐館裏還是商店裏,博物館或者地鐵上,他們總是毫無顧忌地大聲說話,連打電話也是。」

 

地鐵車廂內的「打電話」、「大聲喧嘩」,tilalaItaque700口中的中國遊客的「太吵鬧」、「到處說話聲音太大」,也是港人常見的陋習。

 

香港人嘲笑國內遊客不文明的同時,是否應該反省一下,自己是否僅是五十步笑百步?為何老是將自己和文明素質較差的國內遊客相比,而不和文明素質遠較自己高的日本人和南韓人相比?

 

我們是否應該放下對國內遊客的優越感而好好地學習日本人和南韓人的優點?

 

如果說中國遊客所欠缺的,是一顆謙讓和禮敬的心,我們香港人同樣欠缺,僅是程度稍遜而已。

 

- -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