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其他
功。德。言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51)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4年7月22日

曾特首的失策

(原文發表於20051224)

 

立法會終於否決了政改方案,這就意味著零七年的行政長官選舉和零八年的立法會選舉祇能在現有的框架下進行。

 

平心而論,盡管政改方案並沒有提到普選時間表,它還是有其進步性的,不失為次優選擇。被否決後,中央、特區政府、泛民主派議員和香港市民都成為輸家,實在可惜。

 

可以看出,曾蔭權為令方案通過,已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最終仍失敗收場,這與他work hard 而不work smart不無關係。在爭取方案通過的過程中,如果曾蔭權不是過份自信和昧於形勢轉變,因而在幾個轉折時刻犯錯,方案是有機會獲得通過的。

 

方案提出之初,泛民主派仍是四分五裂,亂作一團,沒有共識怎樣去回應方案,部份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甚至傾向接受方案。際此時刻,先是陳日君主教出面協調各個山頭的民主派,繼而是七十老人的「我會看見普選的一天嗎」廣告,泛民主派才回過神來,意識到爭取普選時間表才是關鍵,於是齊心搞124日大遊行。

 

陳日君、老人廣告及泛民主各派的暫時團結,令124日大遊行聲勢大盛,到陳方安生現身,聲勢更盛,終於集結了十萬餘人參加。面對這個形勢,原本明確表示政改方案沒有修改空間的曾特首推出了修改方案,建議先於2008年新一屆區議會取消三分之一委任議席,即由102席減至68席。再於2012年按情況決定全數取消,或再減至34席,留待2016年完全取消所有委任議席。曾蔭權坦言:「能夠做到的已經做了,至目前為止,我沒有聽到較目前更好的方案,否則我會馬上收回。」

 

泛民主派議員一直攻擊政改方案缺乏普選時間表,顯示特區政府(潛台詞是中央政府)沒有誠意按基本法最終實現普選。修改方案更令他們感到,委任區議員的制度,與民主選舉背道而馳,這麼一個有問題而影響相對較小的制度,竟然也要費11年才可分期廢除,更關鍵、牽連更大的普選豈不更遙遙無期?

 

修改方案的所謂讓步,連泛民主派內的溫和派亦認為曾蔭權毫無妥協的誠意,是姿態多於實質。曾特首似乎沒有看到,陳日君的號召、陳方安生及十萬市民的參與遊行,已經對泛民主派25位議員造成綑綁,誰也不敢輕率轉軚支持政改方案,誰亂動,誰就是政治上自殺。要他們部份人轉軚,曾特首首先就得將方案修改到令他們有轉軚的下台階。要爭取所有泛民主派議員接納,方案恐怕要加入普選時間表,但我們要明白,現時祇是爭取方案通過,而要方案通過,從泛民主派議員中爭取6位轉軚便成。鑑此,曾特首應該義無反顧地將方案的區議員委任作更大幅度調整: 一次過於2008年新一屆區議會取消所有委任議席。唯有這樣,曾特首才有機會在不提出普選時間表的前提下,爭取到6位或以上的民主派議員支持調整方案。很明顯,曾蔭權沒能於此刻看到這種微妙形勢,輕率地做了一個不是讓步的讓步,因而喪失了一個讓政改方案得以通過的機會。

 

同情曾蔭權的人,可能認為曾特首的讓步不算小了,因為委任區議員多是民建聯、自由黨及親中人仕,一次過廢除所有委任議席,會破壞曾特首與上述支持他的黨派的關係。許仕仁便抱有類似觀點,他重申,政府不能祇滿足反對派的要求,不能為爭取二十五票而失去三十四票。我不苟同這種觀點,此時此刻,不包含普選時間表方案的通過是全局,委任區議員是局部,局部要服從全局。我深信,中央會支持這個全局,民建聯等最終亦會諒解和支持這個全局。

 

在曾特首公佈政改調整方案之前的同一天,陳方安生第二度現身,召開記者招待會,一方面呼籲曾蔭權向市民承諾,爭取2012年前實行普選,另方面指出,目前社會上對政府提出的政改方案仍有不同意見,不必急於在1221日表決。部份泛民主派議員亦表達此意。

 

泛民主派議員的集體綑綁,到1221日前,仍能一鼓作氣,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和形勢的轉變,很有機會二而衰、三而竭。曾蔭權如果機靈,理應打蛇隨棍上,擺出一副從善如流的態度,馬上公佈順應民意將政改方案暫時壓後。這樣,他就能爭取到時間和創造形勢進行遊說、軟化及分化泛民主溫和派議員。

 

曾特首不作此圖,仍倉卒地將一個有修改幾近無修改的方案付之表決,最後逼使被集體綑綁的泛民主派議員在毫無機會鬆綁的情況下,幾乎全部一致投反對票,扼殺了方案的通過。

 

曾特首如果感到傷心難過,實宜同時深刻反省自己原可避免的失策。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