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其他
功。德。言
頹勢畢露,藥石亂投(3)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4年12月20日

為了擺脫佔領運動由高潮走向衰退,雙學於10月底曾提出不少天真、幼稚的「奇謀」,其中最天真、幼稚的莫過於打算利用立法會五區總辭或一名「超級議員」辭職來啟動變相公投,藉此表達民意對於政改的取向。

 

這樣的變相公投衍生的問題不少。所謂變相公投,是效法2010年那次立法會五區各有一名泛民議員請辭,或由一名超級區議員請辭,透過補選來推行變相公投。但新法例禁止辭職議員半年內再參選,泛民議員各有自己的盤算,誰願意犧牲自己得來不易、薪高位尊的職位?最可能就是你推我讓,用種種藉口來推擋(後來的發展亦的確這樣)。

 

就算有泛民議員肯做烈士,犧牲小我,但要命的是,五區總辭之後會出現6個月的真空期(5個辭了職,泛民在立法會上少了5票),萬一政府及建制派在期間提出重要議案交立法會表決,泛民在不夠票而喪失關鍵性的否決權後,豈不是眼光光看著政府及建制派在有關議案上予取予携?試想想,如果付之表決的議案是政改方案,泛民豈非要被逼接受「袋住先」?如議案是修改立法會的議事規則,按建制派意志修改後,那泛民議員日後豈不是再無法拉布、謾罵、擲物?就算真空期政府及建制派因為種種原因不能將最重要的議案付之表決,萬一泛民5人辭職,結果是少於5人重新當選(最壞的結果是竟然沒人重新當選),那不是讓建制派可以大舉乘虛而入?這個可能性不容抹殺:泛民新人實力不夠,勝算不大;佔領運動以來,由於與雙學及佔中三子綑縛,泛民的民望大跌,奪取選票的能力早已大降。

 

上次立法會五區總辭所引致的變相公投,由於建制派袖手旁觀及中間選民不以為然,參加投票的市民遠低於國際公投標準。這次在佔領運動中大失民心的泛民,能吸引選民較前次更踴躍投票的機會不大,屆時怎能祭出亮麗的民意牌?萬一投票率奇低,泛民豈不是陸雲庭看相,沒壞取壞?

 

再退一步,變相公投的市民投票率竟然是出奇地高,但特區政府及中央不為所動,泛民能奈它們甚麼何?

 

說到底,犧牲了小我,未可以完成大我(小而為當時的佔領運動打強心針,大而逼使中央撤回政改決定)。果如此,這樣一個變相公投對泛民和雙學,有甚麼利和意義?

 

何俊仁曾經要求,在他或更多泛民議員辭職引發變相公投後,雙學會撤離佔領區。雙學斷然拒絕這個交換。自己不肯付出,祇懂要盟友付出巨大的政治代價,而假使盟友照辦,最終結局無論怎麼盤算依然都是利少弊多,一般智商高的人不會做,雙學竟然甘之如飴,由此可見,雙學這一群激進分子,是多麼天真、幼稚、自私和不諳大局,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有幸遇著這樣差勁的對手(我可能抬舉了雙學,特區政府和中央可能根本不視它們為對手,僅視之為愛鬧事的無知小孩)!

 

- -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