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其他
功。德。言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193)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4年11月1日

 

焦點錯對,各自表述

(原文發表於20061014)

中原地產前線營業員地先生早前為文批擊中原地產所推許的「無為而治」祇是施永青先生一人之「無為而治」及在無為而治下中原管理層的胡作妄為(《知人不易,用人更難(1)附文一)。地先生的文章公開後,中原地產一位「懷若谷」先生撰文(附文一)反擊,地先生則因應「懷若谷」文即時回應(附文二)

讀畢兩文,我首先覺得懷先生及地先生都未能捕捉對方文章的主要論點,應駁不駁,不應駁而駁,反駁因而未能觸及癢處,雙方文章都祇是各自表述。

地先生在《知人不易,用人更難(1)的附文,主要申述的論點有四:

1.       在中原,「無為而治」祇是施先生一人的無為而治,施先生以下的所有管理層都不奉行無為而治;

2.       無為而治有效的前提是授權要得其人,當被授權的下屬沒有相適應的才智、品德或性格,則授權不但害了被授權者,亦害了公司,被授權者在公司職位越高,所造成禍害越大;

3.       部份中原高層管理人員的德行或個人操守的確存在問題,施永青不分青紅皂白胡亂授權及「無王管」(上面無為)催生了「下便妄為」,「施生無為,最高管理層才夠膽妄為!」;

4.       施先生「日日在報章賣弄他的管治心法如何成功如何無枉管,但大部份營業員就日日被人(無理)管」。

地先生隨即以中原不少區經剋扣營業員例假及工資為例去證明中原管理層的胡作妄為。

懷若谷先生認為,地先生所控訴的「地產代理界有很多區經,為了催谷營業員交數,(營業員)一個月勞工例假5日被扣至4日,……及被剋扣工資」的情況,本來就普遍存在,不同代理行、不同的管理人員會不時地個別衡量使用。

懷先生的「普遍存在」論,招來地先生一連串的質詢:不知道懷先生夠不夠膽說公司並沒有違反勞工法例?別的公司也普遍存在扣前線例假,中原效法就很正常?是否別的公司違反法例,中原便可以因「情況普遍存在」而違反法例?是否別的地產代理刊登假樓盤廣告,中原便可跟著同流合污?

平情而論,懷先生沒有明確說中原該等區經所作所為是正確無誤的,祇是避重就輕說這種情況普遍存在,不獨中原為然。但同樣避重就輕沒有說明這些作為是錯的,這就難免令人覺得,懷先生其實想避重就輕去說明此等行徑是無可避免及可接受。有別於懷先生的想法,我認為地先生的指控和質詢都十分有力,懷先生的反駁,不是改善了中原的形象,而是進一步醜化,懷先生文章被安排到登在中原網站的首頁,亦復如此。原因嘛,地先生已指出,懷先生的論點,顯示「他對傳統道德是非感非常薄弱」,中原將「懷」文放在網站首頁顯示「中原內部的是非感亦薄弱」!

地先生說:『若要做到「借題發揮」不是易事,起碼要言之有物,說之以理』,好似已回應了懷先生所言「無的放矢、借題發揮」指責,其實沒有。這也難怪,因為懷先生指責的論據邏輯比較隱晦,跳了好些推演步驟。大家且看懷若谷先生是怎樣指責地先生的:『地先生所投訴的情況,熟知地產代理運作的都曉得,本來就普遍地存在……地先生指控情況又豈是中原獨有?……地先生卻硬說這情況是因為中原推行「無為而治」而產生的惡物,又怎不是無的放矢、借題發揮?』懷先生意欲闡明,既然剋扣營業員例假、工資普遍存在於業界內大小公司,而其他的公司可沒有「無為而治」,可見剋扣營業員例假、工資與「無為而治」沒有任何相連關係,地先生說剋扣營業員例假、工資是因為中原推行「無為而治」而產生的惡物,就是無的放矢、借題發揮!

剋扣營業員例假、工資可能不是「中原獨有」,但懷先生忘記施先生及其「無為而治」卻是「中原獨有」,既然施先生日日在報章、講座「賣弄」(1)「無為而治」如何授權得宜,如何管治高明,如何「下便有為」,平日又言必仁義道德、大義然,別人(自然包括地先生)理所當然會以較高的道德及專業標準要求施先生及中原。地先生不敢對業內其他大小公司的領導人寄以厚望,但施先生長期所建立的外在形象卻令地先生相信,如果施先生不是因為「無為而治」胡亂授權,而是自己操控或授權大小及授權人選恰當適宜,則中原各管理層斷斷不致及不敢妄為!基於上述不言而喻的看法,地先生不禁慨嘆:『這種不公平及對營業員剋扣工資的違法制度,就是「無為而治」所產生的後遺症!』

地先生的慨嘆(說指責亦無不可)是合乎邏輯及情理的,完全與「硬說」、「無的放矢、借題發揮」沾不上邊。地先生的慨嘆還蘊含了一個意思,在中原,皇帝(施先生)是好的(至少好過某些指示下面剋扣營業員例假及工資的公司最高領導人),祇是下面的重臣和州官壞,從這個角度去看,地先生還是熱愛中原的,祇是愛之深,恨之切。因此,「再看深一層,這也見到地先生的用心良苦」(2)這是同樣熱愛中原的懷先生應該感到高興的。

懷先生道:『他(地先生)自知指控乏力,因此便先打出批評中原「無為而治」的幌子,自然便即時引得十多年來一直堅持「反中原無為而治」的王文彥先生拔刀相助、大力聲援。如此便輕易達到借力使力、借人出手之效!』

懷先生所言的「指控」,從上文下理去看,是指「中原區經剋扣營業員例假、工資」,但我相助及聲援了地先生一些甚麼,究竟是「指控」,還是對「無為而治」的抨擊,懷先生沒有明確說清楚。如果是前者,我因應地先生來信而發表的幾篇文章,無片言隻語觸及有關指控,說我「拔刀相助、大力聲援」地先生的指控,從而使地先生「輕易達到借力使力、借人出手之效」,不知從何說起?如果是指後者,由於地先生對「無為而治」的抨擊是與「指控」一起結連的,我對「無為而治」抨擊的「相助、聲援」是否得力,取決於「指控」是否得力。「指控」若真的如懷先生所言是「乏力」的,則我對地先生的「相助」和「聲援」亦會軟弱無力,地先生不會「達到借力使力、借人出手之效」。地先生的「指控」若強而有力,他根本毋須我相助和聲援。

備註:

1.                        地先生語,見附文二

2.                        懷若谷先生語,見附文一

 

附文一

「地先生」旨在借題發揮

                                懷若谷

20061012

近日,有一位聲稱是中原員工,以「地先生」為署名去信王文彥先生。信中首先大談在地先生眼中,「無為而治」在中原並非由上而下貫徹實行。最後,地先生用了相當之篇幅去投訴:“地產代理界有很多區經,為了催谷營業員交數,一個月勞工例假5日被扣至4日。”這也給了一直評擊施先生在中原推行「無為而治」 管理的王文彥先生,一個難得的契機,寫了多篇文章回應。

我看到的是,上述地先生所投訴的情況,熟知地產代理運作的都曉得,本來就普遍地存在。不同代理行、不同的管理人員會不時地個別衡量使用。如此看來,地 先生指控的情況又豈是中原獨有?地先生在文中先著力批評在他眼中認為存在於中原「無為而治」的漏洞,然後便提出上述的指控。然而,當中他就技巧地說:「地產代理界有很多區經」實情就是地先生也深知,他這一指控其實是普遍存在於他口中的「地產代理界」!地先生卻硬說這情況是因為中原推行「無為而治」而產生的惡物,又怎不是無的放矢、借題發揮?地先生若真的因此而大感冤屈,相信就連對地先生所說深表認同的王文彥先生,也不知是否能指出哪間代理行絕 不會有地先生所投訴的事情發生!

再看深一層,這也見到地先生的用心良苦。因為他自知其指控乏力,因此便先打 出批評中原「無為而治」的幌子,自然便即時引得十多年來一直堅持「反中原無為而治」的王文彥先生拔刀相助、大力聲援。如此便輕易達到借力使力、借人出 手之效!難怪王文彥先生也為文書曰:“邏輯與修辭,利器也!”

 

附文二

王文彥先生:

小弟地先生,今天在中原網站的首頁看見懷若谷先生的文章,詳見附文一

其文章道:「...... 熟知地產代理運作的都曉得,本來就普遍地存在。不同代理行、 不同的管理人員會不時地個別衡量使用。如此看來,地先生指控的情況又豈是中 原獨有?......

既然懷先生間接承認公司確實有剋扣例假等行為,小弟在此感謝懷先生的坦白及勇於面對,若不是懷先生的文章,恐怕外人還以為地先生在吹水陷公司於不義,膽敢在此代表一眾營業員先行向懷先生謝過。

遺憾的是,懷先生竟然認為公司此等行為是最自然不過的事,理由是別的公司也普遍存在扣前線例假,中原效法很「正常」。不知道若公司不放懷先生假期,事後不作補假及超時補水,懷先生是否裝作若無其事以顯示自己忠心耿耿 ?

不知道懷先生夠不夠膽說公司並沒有違反勞工法例 ?

好讓大伙兒學歷粗淺及為數不少的地產營業員得個答案。

不過本人( 可能是大多數營業員) 驚訝的是,懷先生不以「獨有中原不扣假」為傲,反以「情況普遍存在」來支持剋扣前線假期,看來懷先生(可能是大多數董事) 遇上「道德觀」的問題,其傳統道德的是非感都非常薄弱,因此才會這般說法。

懷先生道:「...... 地先生若真的因此而大感冤屈,相信就連對地先生所說深表認同的王文彥先生,也不知是否能指出哪間代理行絕不會有地先生所投訴的事情發 生!......

是否別公司違反法例,中原便可以「情況普遍傳在」而違反法例 ?

是否別的地產代理刊登假樓盤廣告,中原便可跟著同流合污 ?

難怪中原地產接二連三的被地監局判處罰款,被地監局裁定廣告失實陳述並違反地產代理監管局條例,還迫使主席先生出面在電視新聞開腔道歉。若懷先生是「無為而治」的「受益人」,恐怕授權害了你亦害了公司,唯有求神拜佛你不會是職位高的那個。

懷先生更道:「......自知其指控乏力,因此便先打出批評中原「無為而治」的幌子,自然便即時引得十多年來一直堅持「反中原無為而治」的王文彥先生拔刀相助、 大力聲援。如此便輕易達到借力使力、借人出手之效!難怪王文彥先生也為文書曰:“邏輯與修辭,利器也! ”。」

我覺得懷先生的文章不斷在自曝矛盾 ?

奇怪在於他說本人「指控乏力」,但若真的「指控乏力」,何以地先生一介營業員,會迫使失蹤一年的懷若谷先生親自執筆「以文會友」?

懷先生上次執筆寫【(樓市一丁)及早谷出負擔意志】,正是20051027日,事隔一年不見懷先生影蹤,小弟還以為他已金盆洗手,誰不知驀地裡發表文章回應,小弟當真受寵若驚。

實話實說,我不明白因何懷先生的文章會被安排刊登在中原網站的首頁,因他對道德的是非感都非常薄弱,而其文章顯然是中原安排放在首頁,目的是想給眾多的讀者看到,這是否亦顯示中原內部也都「是非感薄弱」?

我沒興趣知道懷先生在公司的職位,我個人認為懷先生經常忙於工作,因此一年來都沒有執筆,而懷先生應該是後勤人員,因為前線營業員不會這樣埋沒良心幫公司說話 (除了營業董事或區經外)。可見中原前線和後勤人員在某些觀點上的確存在一定矛盾,難怪後勤同事上台拿取3000元大獎時,台下營業員報以「噓」聲鼓勵。

「邏輯與修辭,利器也!」我看懷先生的利器似乎是「自掘墳墓」多過槍頭對外,若要做到「借題發揮」不是易事,起碼要「言之有物,說之以理」,懷先生金筆出場就被我叮走,除非懷先生想出法子使營業員個個可以「有理由地為老闆而死」,否則我只好奉勸懷先生不要「無事申吟」。

懷先生認為我去信王文彥先生是「借力使力、借人出手」則形容得有點誇張,小弟有時都會寫信給王先生的,但很少長篇大論,只寫幾句的信反而更多,而我寫給王先生的信都不是全部被刊登,早在年前王先生亦在「吹水滋生及壯大的底因」中首次引用我的文章,至今事隔已剛好一年。

我寫信給王先生,一來是小弟佩服王先生的文化及識見,二來是營業員日常生活總會遇上不如意的時候,我給王先生寫信,像是一種情緒上的宣洩,如別人到酒吧飲酒一樣,無論王先生會否回覆,我都感到苦水盡吐,因為我知道王先生是會看的。

此次寫信給王文彥先生討論「無為而治」,皆因本人(敢說大部份營業員) 並沒有真真正正體會過「無為而治」,反見施先生日日在報章賣弄他的管治心法如何成功如何無枉管,我滿肚不是味兒,因為我日日被人管,於是我便就寫信給王先生吐苦水了!

我的感受,說不定是大部份營業員的感受,只是沒有營業員會這麼好心機,長篇大論像寫論文一樣寄給一位素未謀面的知音人吧!

本人在此聲明,地先生並無意挑起網上筆戰,只是文章碰巧被引為題材吧!

懷先生未免反應太大了。

 

題外話:

很多網友都不曾認識懷若谷先生,皆因其文章不是刊於【樓迷世界】中而是【中原天地】,由於【中原天地】內有數個專欄已作廢逾時沒人打理,因此我都不屑一看,如【傲氣長存】、【精英特區】、【經紀通勝】(對上一次UPDATE 2003) 、【江湖八卦】等等。

懷若谷先生的【薪火相傳】是【中原天地】內的其中一個專欄,其闊別一年後終於有新文章,文章一出就替主人咆哮兩聲。懷先生懷才不遇本人是明白的,因此小弟希望中原會給懷先生一個刊登文章於【樓迷世界】的機會。

若大家想了解「無為而治」是如何運作的,我們不妨參考中原和美聯兩間公司的網站製作,相信會找到一點啟示。

地先生上

 
 

 

Copyright © Easy Property Co.,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